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

趋势

旗下栏目: 动态 建材 趋势 市场

展现她向塔西复仇的想象——“这个女性的灵魂中隐含着凯撒的精神”

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8-11-04
摘要:虎毒不食子?NO! 有一则开玩笑的谜题,似乎可以涵盖很多艺术史上的名作:一个男人杀死另一个男人,一个男人杀死一个女妖,一个女人杀死一个男人。 前两者的答案一目了然:大卫

虎毒不食子?NO!

有一则开玩笑的谜题,似乎可以涵盖很多艺术史上的名作:一个男人杀死另一个男人,一个男人杀死一个女妖,一个女人杀死一个男人。

前两者的答案一目了然:大卫杀死歌利亚,珀耳修斯杀死美杜莎;而最后一个谜句似乎起码可以有三个答案:莎乐美手持施洗者约翰的头颅,朱迪斯(Judith,又译犹滴)杀死赫罗弗尼斯(Holofernes),以及夏洛特·科黛(Charotte Corday)造成的著名的“马拉之死”。

这则谜题似乎包括了不胜枚举的艺术作品,也因而证明了艺术史上从来不缺主题“少儿不宜”的名作,凶案现场更是俯拾皆是。日本美学家今道友信说出了艺术家深深迷恋“凶案现场”主题的原因,死亡是人生最强烈、最灼痛、最激情、最昂扬的诗意印象,无论是情感深处荡漾的对死亡的恐怖,还是死亡冲动的波澜,都构成了艺术家艺术创作的动因和源泉。而在画作中着力描绘凶杀场景的“重口味”画家,则在魂牵梦绕这一主题的同时,也“不小心”画出了一些极具现代体验的景观。

1881年3月,沙皇亚历山大二世遇刺引发的血腥屠杀,让此后伊里亚·叶菲莫维奇·列宾(Ilya Yafimovich Repin)听到科萨科夫的交响组曲《复仇的痛快》时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:“我想是不是能在绘画中表现我受音乐影响而产生的心情呢?我就回想起伊凡雷帝。这些年相继发生了许多血腥事情,我感到很可怕,但是有一种力量总是敦促我去完成这幅画。”列宾“听音乐”的成果,就是完成于1885年的《伊凡雷帝杀子》(Ivan the Terrible and His Son Ivan on November 16th, 1581)。

这幅作品定格了俄国第一位沙皇伊凡四世(伊凡雷帝)举起权杖正中皇太子太阳穴之后的景象:伊凡顿悟自己举动之可怕,上前搂抱住垂死的儿子,左手紧紧捂住儿子冒血的额头,揽住儿子腰部的右手则青筋暴露;奄奄一息的皇太子无力绵软的身体躺在红色地毯上,额上和鼻子里流出鲜红黏稠的血浆触目惊心。

列宾? 伊凡雷帝杀子? 1885 年

“在绘画上我的主要原则是,要按照原样画素材。对我来说,色彩笔触、笔法技巧等已不是问题,我所执著追求的是事物的本质和对象的本来面貌。”列宾曾这样说。而对《伊凡雷帝杀子》这件作品,“本来面貌”似乎就在伊凡的长鹰钩鼻和惊惶万状的突出眼珠中——那眼珠中,人性与兽性同时显现,悔恨、惊恐、绝望的双眼传达出难以言表的复杂情感,这个俄狄浦斯的“反向悲剧”引发的最复杂而激烈的情绪在画中的一刹那达到顶峰,表现出充满戏剧性而又彻底绝望的人世苍凉。

同样展现俄狄浦斯的“反向悲剧”的是另一位晚年命运多舛的画家:弗朗西斯科·戈雅(Fraycisco Goya)。他在晚年创作的14幅《黑暗绘画》中的最后一幅,描绘了罗马神话中的一个恐怖景观:农神萨图尔努斯(Saturnus)为防止儿子们夺权而将他们一个一个全部吃掉。《农神吞噬其子》(Saturn Devouring his Son)中,儿子的头部和部分左臂已经被吃下去,农神还在继续噬咬。农神的眼睛和嘴巴流露出凶残,但还有一丝对尚未实现的预言的恐惧。当然,我们也可以将之视为戈雅的眼睛,那晚年目睹战争与人性丑恶、经历两次重病和耳聋、走向孤苦终老的画家之眼。这样一位画家画出农神的悲惨心境,自然“顺理成章”。像《农神吞噬其子》这样令人反感又触目惊心的作品,有时候会显得粗糙,但它也是最能够吸引人注意的艺术形式。

责任编辑:admin

最火资讯